http://www.iamlze.cn

公文化频道章又不是玉玺,李你抢它干嘛?

  原标题:公章又不是玉玺,李你抢它干嘛?

  #李率4大汉赴当当抢公章#,当当回应称已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sinachuangshiji

  文/小观

  他早已习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自封为王。去年十月与俞渝公开撕破脸时,他俞渝是不择手段、的武则天,反复叨叨“逼宫”一词——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帝王。

  李还是很了解俞渝的。

  比如今天在静安中心上演的携四名壮汉勇闯财务室的那一幕,他选择在上午9点半进行。有人,这是因为俞渝每天下午 3 点才上班,他不至于撞上。

  知己知彼,是战争通往胜利的第一步。全程发起突袭,还不忘在贴上“”的李,似乎优先抢占了战略制高点。

  但他显然没能占领制高点。被网友嘲笑这种方式跟农村抢宅差不多,他也不分辨,只是低调示人,“依法接管当当,太忙了,不接受采访。谢谢。”

  外人看来的失控,在李看来,文化频道只是寻常,最多算是随性而为。

  他早已习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还自封为王。去年十月与俞渝公开撕破脸时,他俞渝是不择手段、的武则天,反复叨叨“逼宫”一词——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帝王。

  于是,今天的这场闹剧也就说得通了,这哪是抢公章,分明就是一场夺玉玺而定江山的壮烈啊!

  饱读诗书的李,大概率知道《三国演义》里袁术获得玉玺后僭越称帝的故事。不过,人家袁术好歹也守了两年江山,最终才节节败退身亡,而李的之后呢?当当已经发布声明称,且被夺走的公章即日作废。

  帝后之争,深远,远至朝堂,近至宫闱。放在当当这家,最直接倒霉的就是普通员工。带着“当当”的标签,他们也成为这场闹剧的背景板,连网上一则当当招聘总监的信息都被人挖了出来,月薪30-50K,重点负责危机处理。

  我的朋友、资深人方园婧评价:“这个价位,这个工作内容,散了吧。”

  李似乎倾向于成为“武帝”。

  动手抢公章、被俞渝过的在家生气砸东西,都成为这位大男人证明自己行动力的方式。去年,他还贡献了采访现场摔杯的名场面,马上占据热搜。

  临走时,他告诉那位被镜头捕捉到芳容失色的女记者,“你甜美的外表了我。”

  语言本来是李更擅长的武器。这位北大毕业的高材生,曾经在微博中频频表达观点,涉及商业、等各个领域,想说就说,毫无,相比那些叫人永远猜不透的中国企业家,倒是有几分特色。

  可惜,当李的对手变成俞渝,他变得毫无优势。

  俞渝那篇洋洋洒洒的两千字长文,充分体现了财务人士对文艺中年的全面逻辑碾压。有细节,有画面,具体到每桩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喂饱了吃瓜群众,也给李打上了诸多不堪标签。

  急得李跳到三尺高,甩出“、患者、狗急跳墙”的骂语,也没能残局——这样的,像极了站在村头气恼骂街的妇人。

  李不仅失去了当当,也丢掉了场。

  他昔日的武器成为自伤的工具。摔杯采访后,他在朋友圈里,“上次摔杯子引来女性微博私信示爱,今天又引来一批同行示爱。”继为刘强东出轨无碍的之后,他成功用这句充满油腻的沾沾自喜,为战场对面的俞渝充了一把值。

  有这样的丈夫,是俞渝的悲哀;有这样的对手,是俞渝的幸运。

  2010年12月,纽交所大门口,李怀里还搂着俞渝,夫妻店的极致浪漫也不过如此。

  2019年,还是这个怀,男人却:“聊十分钟就可以让90后或00后在我怀里哭泣。”

  90后或00后显然不会想哭倒在这个满脸褶子的男人身上,而曾经那个怀里的人,也在短短几个月后,地吼出一声:李,我要抓破你的脸。纵横商场数十年的女强人,选择了公然撕开伤口。

  满目苍夷的婚姻之中,当当网也未能幸免。

  这家互联网最后的夫妻店,几乎成为最糟糕的商业样本。退市私有化、海航未果,作为昔日的“中国电商第一股”,当当的市场份额不断被挤压。

  这又像极了夫妻二人共存的逼仄空间。一边是跌落的数字,一边是日益加重的分歧:妻子想卖,换成钱成功,丈夫偏偏不肯向资本低下骄傲的头颅。

  但谁也没想到,当当的后半场,会变成八点档肥皂剧。

  当年李大战摩根女时,还有俞渝救火圆场,陪着笑,“提到钱,人性都是和计较的”,以此解释丈夫那些令人咋舌的京骂。

  如今,物是人非。

  李想重返当当,这不难理解。

  一来,这毕竟是自己一手创立的,辉煌过,落魄过,但怎样都是自家的孩子。二来,失去当当的平台助力,李的新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并没有什么起色。在知的年纪,又是经济形势整体下行的大之下,他期待的事业第二春,显得有些渺茫。

  2020年,直播成正的风口,我的一位朋友今天感慨:最想看的是李俞渝同场直播。

  这恐怕很难实现。因为离婚案,法庭成为他们仅存不多的共同出现的场合。今日之后,他们倒是可能因为当当的争夺,更多了一些见面的可能。

  温情不在,只剩。

  作为用户,文化频道我在今日此时更关心的还是当当这家会怎样。过去多年里,当当都是我购书的首选。但这家的经营压力已经表现在运营层面——在刚刚过去的“423”世界读书日,当当推出的活动是部分商品满100减50,而非以往的直接5折。

  “这有什么区别吗?”我的同事有些不解。

  草灰蛇线,伏脉千里。很多事物的溃败,往往就隐藏于细微之处。

  站在四月天的尾巴上,文化频道李大张旗鼓地掀起了战争。

  十年前,当他与妻子站在交易大屏前,看着当当的股价从发行价16美元一高猛进,最终大涨86.94%,落在29.91美元的高位,内心大概也是振奋的。

  那时,他说:我跟俞渝都很平静,财富不改变我们自身的生活状态,只改变人们对我们的看法。

  当夫妻的故事变成了资本的故事,一切也就了失控。

  李只是加剧了这一切。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原文标题:公文化频道章又不是玉玺,李你抢它干嘛? 网址:http://www.iamlze.cn/wenhuapindao/2020/0516/11150.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