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amlze.cn

千万别买火柴

  “卖火柴了,卖火柴了,谁要买火柴?”雪地里站着个约摸岁的小姑娘,似乎正在向人兜售火柴——那是莉莉丝。

  她的小脚上没有一丝一线,光溜溜的,被寒风刮的通红。身上只穿着一条散发着令人气味的油腻腻的裙子,一看就知道是用好几块破布拼成的,不太娴熟的针脚也大大咧咧的显露着。小脸儿却是精致的像个娃娃,叫人一看就喜欢。就算这样,也不住身上紫一块青一块的痕迹——准是赚不到钱,那个酗酒的父亲干的。

  人看她可怜地抱着一兜的火柴,心有不,去道:“小姑娘,给我一盒火柴吧。”她将其余火柴放到地上,双手捧着火柴送上去:“一共是五克朗,谢谢您!”人接过火柴转身离去时,莉莉丝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嘀咕着:“又卖出一部分,快了,就快了…”就这样说着。

  “今天一共卖出7盒火柴,总共是三十五克朗,父亲大人。”莉莉丝从与裙子颜色不相称的口袋里掏出钱,清点完毕后悉数放在桌上,站在“父亲”身边冷冷地报告着,“母亲今天,又少了几…”说着,莉莉丝的声音似乎有些微颤,似乎有了。

  “废物!”莉莉丝所谓的“父亲”坐在破破烂烂的木椅上打断了莉莉丝的话,怒气冲冲地把拐杖往莉莉丝脸上一砸骂道,“才七盒!七盒!你这样我们要卖多久!你知道吗!啊?!给我滚出去!”

  莉莉丝识相地从后门绕了出去。说是后门,其实莉莉丝家不过是靠着墙的一层稻草罢了,唯一几块木料被用来分隔出来一个小间——用来关押莉莉丝的“母亲”。莉莉丝吱嘎一声推开了被腐蚀的木门,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被绳子的拴在在木桩旁的,失去了右腿的“母亲”。“莉莉丝?莉莉丝是你对吗?莉莉丝回答我好吗?”“母亲”小声的试探着,双眼被蒙住的她,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以致于如此小心翼翼。“是我,妈妈,是我。”莉莉丝也小声的回答着,“妈妈你好吗,莉莉丝下次一定带你逃出去,我们逃到好远好远的地方,那里没有父亲大人,也没有恶臭难抵的镇民,只有我们。我每天推着你去河边洗漱,到林间采花。好吗?妈妈?”莉莉丝的眼睛闪烁着,捧住了“母亲”消瘦的脸庞。

  “莉莉丝!莉莉丝!你哪里去了!莉莉丝!滚出来!”父亲在“稻草”里无理由地大叫着。莉莉丝连忙安抚好“母亲”,急匆匆地说:“妈妈你保重,我一定带你离开这个男人。”说完又急匆匆地绕从前门进入“稻草”,地说道:“父亲大人,怎么了?”“莉莉丝?钱呢!钱呢!你这个小崽子把我的钱藏哪里去了!快说!不然我现在就把那个女人的左腿也锯了!”“父亲”脸红莹莹的,似乎刚喝完酒,不太。

  莉莉丝款款“父亲”,从父亲油腻的上衣口袋中掏出20克朗,递上前去:“父亲大人,钱在这,十一点请务必回家,当心条子。”“父亲”一脚踹开莉莉丝,把钱又揣回了口袋,一步三晃地走出了“稻草”。

  莉莉丝又回到了“木头”中,走的时候,不忘从厨顺了个馒头。“妈妈,吃吧,也莫要饿到了。”莉莉丝把馒头掰下来一块,塞进“母亲”嘴里。莉莉丝就这样喂,“母亲”就这样吃。末了,莉莉丝交代好“母亲”晚上对着“父亲”要怎样做才妥当,就走了。

  回到间的莉莉丝从口袋里掏出零零碎碎的钱,数了数。这三年来已经攒了78克朗,再加上今天的15克朗,一共是93克朗。就快了,而且这是第17个“母亲”,莉莉丝最喜欢的一个母亲,她发誓一定要带她走,离开这个的男人和这个如同下水道的镇子。

  其实莉莉丝和那17个“母亲”,都是被“父亲”用花言巧语骗来的,骗到这的地方,和这个的男人呆在一起。他用女人的骨头做火柴棒,用头皮做火柴的皮,用发丝做火折子,再兜售给镇民。是个不择手段的,巷子里的老鼠。

  莉莉丝将钱藏入地砖下的一个暗格——似乎是三年前,莉莉丝亲手挖出来的,空间很大,足以让一个成年人与一个幼童并排爬着行动。现在大概已经挖了1.5公尺深,1040公尺长,再努力一点,就可以逃出去了。

  莉莉丝将钱藏好,转身时似乎看见了一个人影,四下张望却又什么都没有。“吧,父亲大人也还没回来。”莉莉丝想着,回到床上盖好被子,劳累一天的她很快地入睡了。

  又是一年,九岁的莉莉丝已经长得亭亭玉立,钱也攒的足够了。她与“母亲”交代了对策,并告诉她今夜逃走。

  就在莉莉丝与“母亲”准备逃走时,“父亲”气势汹汹地站在她们身后道:“要去哪?莉莉丝!好大的胆子!?我今晚就炖了你!”说罢伸手要去抓莉莉丝。莉莉丝一把甩开,在腰间摸索着那把已经磨利的小刀。“母亲”在地道里瑟瑟发抖,她的双腿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需要莉莉丝扶着才能勉强走几步。“父亲”又一次扑了上来,莉莉丝眼一闭心一横,将刀子径直往前捅去。滚热的猩红在她面前炸成碎片,溅的莉莉丝满身都是。“莉莉丝?你还好吗?”“母亲”在地道里问。“没事,妈妈,你先走,我在半放了盏灯,在那等我。”莉莉丝冷冷地说,双眼无神的盯着身上的血花,手上的刀子在颤抖,“父亲”的还有些温度,就那么戳在了刀子上,因疼痛扭曲的脸与满身的酒气让人想吐。

  莉莉丝将他“木头”里,拿了盒火柴,抽出一根点燃,整盒扔进“木头”中,道:“再见了…”另一边,“母亲”焦急的等待着莉莉丝,莉莉丝点燃“木头”与“稻草”后,立马钻进地道,合好地砖并埋了土在入口后,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爬行。

  “莉莉丝你来了!”“母亲”激动地说,“那个…男人呢?”莉莉丝望着她担忧的眼眸,一字一顿地说:“没,了。”又补充道:“我,干,的。快走吧,待会条子估计就找来了。”“母亲”愣了愣,只能跟在莉莉丝后面爬。

  过了几个月,她们已经在森林里盖了间小木屋,当然大部分工作都是莉莉丝做的。生活的不错,只是“母亲”的状况日益下降,每日都在为莉莉丝的——她至今都忘不了莉莉丝在地道里昏暗的光线下那张的脸,平静地说着她那晚的所做。“母亲”会这么想也不为过,她们现在的食物来源,几乎都是靠莉莉丝那把染上无数血迹的小刀。莉莉丝变得越发疯狂,即使说了不必再狩猎,还是执意。

  终于有一天,“母亲”已无力再承受这种,在梁上自缢了。狩猎回来的莉莉丝呆呆的望着一切,走了食物,将“母亲”葬在河边,离开了森林,意图去寻找生母。

  可是在半途,莉莉丝不知受了什么打击,发了疯般寻找那把沾满鲜血的小刀,割破手指,在地上留下“千万别买火柴”的字样后,自刎了。经过数年风吹雨淋,字样早已被蹭掉,直到今日,这种一如既往的存在。

原文标题:千万别买火柴 网址:http://www.iamlze.cn/kejipindao/2020/0604/1518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