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amlze.cn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曰:民为贵次之君为

  孟子提出的思想。意为从天下国家的立场来看,民是基础,是根本,民比君更加重要。是孟子仁政学说的核心。具有民本主义色彩,对中国后世的思想家有极大的影响。

  折叠编辑本段出处折叠原文(孟子对梁惠王问)曰: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林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王无罪岁,斯天下之民至焉。(《孟子·梁惠王上》)

  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此率兽而食人也!兽相食,且人恶之;为民父母,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恶在其为民父母也?(《孟子·梁惠王上》)

  齐宣王问曰: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孟子对曰:于传有之。曰:臣弑其君,可乎?曰: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下》)

  孟子曰: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故为渊驱鱼者,獭也;为丛驱爵者,鹯也;为汤武驱民者,桀与纣也。(《孟子·离娄上》)

  孟子曰:民为贵,次之,君为轻。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诸侯危,则变置。既成,粢盛既洁,祭祀以时,然而旱干水溢,则变置。(《孟子·尽心下》)

  折叠(孟子答梁惠王问)如果兵役徭役不妨害农业生产的季节,粮食便会吃不完;如果细密的鱼网不到深的池沼里去捕鱼,鱼鳖就会吃不光;如果按季节拿着斧头入山砍伐树木,木材就会用不尽。粮食和鱼鳖吃不完,木材用不尽,那么百姓便对生养死葬没有什么遗憾。百姓对生养死葬都没有遗憾,就是的开端了。分给百姓五亩大的宅园,种植桑树,那么,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可以穿丝绸了。鸡狗和猪等家畜,百姓能够适时饲养,那么,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可以吃肉了。每家人有百亩的耕地,不去妨碍他们的生产季节,那么,几口人的家庭可以不挨饿了。认真地办好学校,反复地用孝顺父母、尊敬兄长的大道理老百姓,那么,须发花白的老人也就不会自己背负或顶着重物在上行走了。七十岁以上的人有丝绸穿,有肉吃,普通百姓饿不着、冻不着,这样还不能实行,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到了梁国时期,富贵人家的猪狗吃掉了百姓的粮食,却不约束;道上有饿死的人,却不打开粮仓赈救。老百姓死了,竟然说:这不是我的,而是由于年成不好。这种说法和拿着刀子了人,却说这不是我杀的而是兵器杀的,又有什么不同呢?大王如果不归罪到年成,那么天下的老百姓就会投奔到梁国来了。(《孟子·梁惠王上》)

  厨里有肥嫩的肉,马里有健壮的马,可是老百姓面带饥色,野外躺者饿死的人。这等于是在上位的人率领着野兽啊!野兽自相,人尚且厌恶它;作为老百姓的父母官,施行,却不免于率领野兽来,那又怎么能够做老百姓的父母官呢?(《孟子·梁惠王上》)

  齐宣王问:商汤流放夏桀,周武王商纣,真的有这些事件吗?孟子答:史料中有这种记载。宣王问:臣子犯上君主,行吗?孟子答:仁的人叫做贼,义的人叫做残,毁仁害义的残贼,叫做。只听说把纣处死了,却没有听说是君主被臣下了。(《孟子·梁惠王下》)

  孟子说:桀和纣之所以失去天下,是因为失去了老百姓的支持;之所以失去老百姓的支持,是因为失去了。获得天下有办法:获得老百姓的支,便可以获得天下。获得老百姓的支持有办法:获得,便可以获得老百姓的支持。获得也有办法:他们所希望的,就满足他们,他们所厌恶的,就不在他们身上。如此罢了。老百姓归服仁德,就像水往低处流,兽向旷野跑一样。所以,替深池把鱼赶来的是吃鱼的水獭;替森林把乌雀赶来的是吃鸟雀的鹞鹰;替商汤王、周武王把老百姓赶来的是老百姓的夏英和殷纣王。(《孟子·离娄上》)

  孟子说:百姓最为重要,土谷之神次之,君主为轻。所以得着百姓的欢心便做天子,得着天子的欢心便做诸侯,得着诸侯的欢心便做大夫。诸侯危害国家,那就改立。既已肥壮,祭品又已洁净,也依一定时候致祭,但是还遭受旱灾,那就改立土谷之神。

  折叠文章赏析以民为本的思想,是中国古代文化中的优良传统之一。人类一旦进入文明,建立了国家,者如何处理与的关系,就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为了巩固,安定秩序,当时各学派的思想家都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仅,包括、墨家以及《左传》、《国语》、《管子》等著作中,都不同程度地蕴含着民为邦本的思想。如《》中就有的主张(见第10章),又明确:无常心,以百姓为心。(见第49章)从先秦著作中可以看出,民本思想已成为当时的一种时代;相比较而言,所代表的民本思想最强烈、最集中。

  这里所选录的《孟子》中的六段文辞,都是直接阐发民本思想的。孔孟的思想核心是仁,仁者爱人,这是民本思想的根本出发点。孔子曾提出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修己以安百姓、博施于民而能济众(均见《孟子》)的主张,要求者克制,广施恩泽以让安居乐业。孔子以民为本的思想,经孟子继承而发扬光大。孟子的民本思想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一是者横征暴敛,无度,利益,以至于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二是强调的权,必须百姓不饥不寒、养生丧死无憾;否则,无异于率兽而食人的。三是强调者首先必须获得,并进而提出民为贵、次之,君为轻的石破天惊观念。四是强调主政者应为民着想,忧民之忧,乐民之乐,把民本思想到一个相当自觉的境界。中国传统的民本思想,在古代历史发展中一直保持着其思想的先进性,是中华民族很早就留下的一笔宝贵财富。虽然它与现代以人为本的还有区别、有差距,但在实质上却有内在联系,应当予以充分肯定和发扬。

  孟子像孟子(约前372-前289),名轲,字子舆,战国中期邹国人(也就是现在的山东邹县东南人),距离孔子的故乡曲阜不远。是著名的思想家、家、教育家,孔子学说的继承者,的重要代表人物。相传孟子是鲁国贵族孟孙氏的,幼年丧父,家庭贫困,曾受业于子思的学生。学成以后,以士的身份游说诸侯,推行自己的主张,到过梁(魏)国、齐国、宋国、滕国、鲁国。当时几个大国都致力于富国强兵,争取通过的手段实现,他继承了孔子仁的思想并将其发展成为仁政思想,被称为亚圣。

  《孟子》一书七篇,是战国时期孟子的言论汇编,记录了孟子与诸家思想的,对的言传身教,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游说诸侯等内容,由孟子及其(万章等)共同编撰而成。

  《孟子》记录了孟子的思想、观点(仁政、王霸之辨、民本、格君心之非,民为贵次之君为轻)和行动,成书大约在战国中期,属经典著作。其学说出发点为性善论,主张德治。南宋时朱熹将《孟子》与《论语》、《大学》、《中庸》合在一起称。自从宋、元、明、清以来,都把它当做家传户诵的书。就像今天的教科书一样。

  《孟子》是中篇幅最大的部头最重的一本,有三万五千多字,从此直到清末,一直是科举必考内容。《孟子》这部书的理论,不但纯粹宏博,文章也极雄健优美。

  折叠编辑本段帝制在借鉴并发挥一批前辈学者的研究思的基础上,我注重思想体系和命题组合,逐一考察个案,以事明尊君--罪君的理论结构普遍存在。除无君论者外,中国古代著名思想家的著作无一例外。因此,我称之为中国传统思维的文化范式。

  民贵君轻是中国古代最精彩的思想命题之一,其核心是:在本原的意义上,比君主更重要。正是对这个命题的深入研究,使我认识到一个更精彩的立君为民命题。儒、道、墨、法等重要学派普遍认同这个命题,其中法家的理论贡献尤为突出。慎子的立天子以为天下和商鞅的为天下位天下就是孟贵君轻的理论先导。据此,我不仅找到重新认识中国古代理论体系的突破口,而且也看到了现代崇儒者的众多说法与历史事实相悖。

  在宋元明清,写有民贵君轻的《孟子》是学说的主要载体。面对陈独秀、胡适等不是的断语,现代崇儒者固执是或反的论点。他们不仅一再强调先秦儒学的被后儒和帝王、、,还常常以明太祖删节《孟子》为重要论据。但是,这种说法经不起事实的检验,这里仅举三类事例。

  明太祖曾命人将《大学衍义》大书揭之殿两庑壁。这部帝王之学是宋、元、明、清与皇子的必读书,其中有专门阐释孟贵君轻的段落。

  例如,汉高祖认同的王者以民人为天,隋炀帝标榜的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唐太论证的君依于国,国依于民等,都将置于相对重要的地位。许衡依据民为重,君为轻论朝政,元世祖大加赞赏。元英臣下:朕思之,民为重,君为轻,国非民将何以为君?明成祖恢复《孟子》原貌,颁行《大全》,御制《大学衍义赞文》。丘浚著《大学衍义补》,引据民贵君轻论说治平之道。明孝、明神为之作序,下旨刊行。康熙帝撰文赞扬文天祥依据君为轻拥立宋端实千载之语。乾隆帝曾吟诵藐予小子识君轻和自昔识君轻的诗句。在《钦定四库全书》中,民为贵、民为重、君为轻之类的字眼不胜枚举。

  例如,明朝隆庆进士黄洪宪的科举制文《邠人曰》写有民为贵,次之。万历丙戌会试会元袁道的策试答卷,申说帝天之命,主于,阐释天为民立君,君为天重民,主张君主不敢一念一事,自先而后民,自贵而贱民,自勇而弱民,自智而,还以激切的文字靡所、恣行胸臆的。这份答卷博得考官们的激赏,写出必雅抱忠忱,期摅匡翼者的评语。天启四年举人艾南英题为《民为贵》的科举制文依据天为民而立天子,深入解读民贵君轻。黄洪宪、艾南英的文章均收入清乾隆帝编纂的《钦定文》,以作为衡文绳尺。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自从《孟子》被列为科举考试必读书之后,朝堂之上、著述之中援引民贵君轻及其基本思的事例越来越常见。在特定情境下,朝臣们甚至会依据君为轻而另立。

  沿着这个线索,我发现一批重要的儒学命题始终处于思想的核心地位,构成学说的理论基础。诸如被说成反的天民相通、被说成主体的即天心,被说成非程序的汤武,被说成思想的天下为公等等。只须大致翻检一下《钦定文》就不难发现,凡是想走科举的人都必须弄懂这些道理。

  折叠编辑本段折叠思想简介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处于奴隶制崩溃封建制确立时期,历史经历着划时代的变革,周王室衰微,诸侯坐大,奴隶主法等级制度的周礼遭到极大,诸侯争霸,处于动荡之中。这时候代表各阶级利益的知识异常活跃,成为一支重要的力量,他们纷纷登上历史舞台,著书立说,提出解决现实问题的办法,形成了诸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法家、,他们各自为新兴的地主阶级设计了一套结束割据,实现的方案,为秦汉以后的封建思想的选择奠定了基础。

  仁:从家庭出发的尊卑长幼、亲疏差别的爱。而这个爱体现在孝、悌、忠、信以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奴隶制秩序上。

  基本上亲亲、尊尊的立法原则,礼治,提倡德治,重视。思想对封建的影响很大,被封建者奉为正统。

  的礼治主义的根本含义为异,即使、尊卑、长幼各有其特殊的行为规范。只有、尊卑、长幼、亲疏各有其礼,才能达到心目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的理想。国家的治乱,取决于等级秩序的稳定与否。的礼也是一种法的形式。它是以法等级制为核心,如违反了礼的规范,就要受到刑的惩罚。

  的德治主义就是主张以去教育人。认为,无论人性,都可以用去教育人。这种方式,是一种心理上的,使,知道耻辱而无奸邪。这是最彻底、根本和积极的办法,断非法律制裁所能办到。

  的主义,就是重视人的特殊化,重视人可能的发展,重视人的同情心,把人当作可以变化并可以有很复杂的选择主动性和有伦理天性的人来管理的思想。从这一角度看,德治主义和主义有很大的联系。德治强化的程序,而则偏重德化者本身,是一种贤人。由于相信人格有绝大的力,所以在此基础上便发展为为政在人、有治人,无治法等极端的主义。

  大约二千五百年前,我们的历史出现一个非常紊乱的时代,也可以说是我们历史文化转变的伟大时代。孔子是春秋时期,孟子是战国时期,春秋战国衔接起来有五百多年的历史,是我们民族最痛苦的阶段,打打杀杀,乱作一团。但同时又是百家争鸣、诸子挺秀的时代,也为我们后世子孙奠定了精深的文化基础。

  董仲舒认为,在那个时代,诸侯之间的霸业,都不培养的基础,因此衰落,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谁也不相信谁,彼此不敢轻易亲近,所谓德不足以亲近。对于文化的建立,更是漠不关心,只顾现实,而无高远的见地。国与国之间,没有像周朝初期那样远道来归的国际关系,所以说:文不足以来远。因此只有用战争来侵略别人。但是他们每次在侵略的战争上,却加上的理由,不说自己要侵略别人,而是找些借口来发动战争,这就是断之以战伐为之者。此固春秋之所甚疾已,皆非义也。他说,春秋时代几百年的战争,都是没有道理的。所以也有人说,春秋无义战。

  在那样现实的时代中,孟子始终为,为传统文化的,奔走呼,绝对不受时代的影响,而有丝毫转变。所以,他所继承孔子的传统,以及中国文化的哲学观念,和孔子的文化思想一样,也成为由古到今,甚至将来的颠扑不破的真理。

  战国时期,魏国出了一位名王魏文侯,他是孔子的名七十二贤人之一,子夏的学生,接受孔子的熏陶。他把魏国打好基础,变成战国初期的一个文化强国。在方面,他起用了历史上有名的名臣西门豹,主管河内(今及陕西,山西部分地区),成为中国史上内政修明的典范之治。魏文侯死后,他的儿子魏武侯继起,他用了历史上名将吴起,同时与韩,赵灭掉主国的晋国,而三分其地。

  魏武侯死后,他的儿子继位,干脆直接称王,叫魏惠王,也就是孟子所见的梁惠王。历史上的名将孙武子的孙子--孙膑,打垮他同学庞涓的一场著名战争,那个庞涓,便是魏惠王的大将。在这以前,魏惠王也曾有过赫赫的战功,打败过韩国,赵国,宋国。而且还能到鲁,卫,宋,郑等国来朝,和他建交。同时也一度和秦孝公在外交上建立短暂的和平。可是魏惠王没有重用商鞅,后来商鞅投奔到秦国,三次游说秦孝公,秦孝公接受了他的计划,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变法图强,富国强兵,奠下了后来秦始皇天下的基础。过了两三年以后,商鞅又说动了秦孝公,出兵打魏国,用诈术了魏国的前线指挥官魏公子印,打了胜仗,使魏国割让了河西之地求和。才逼得魏惠王迁都大梁。这时候,梁惠王才深深自己当初的决定。孟子见梁惠王,也便是梁惠王最悲愤难受的阶段。他与齐国一战,损失了大将庞涓,同时太子申被掳。又与秦国一战,损失了公子印,割让了河西之地,迁都大梁。实在是他心里最难过的时候,所以他想网罗礼聘外国的人才,例如在齐国闻名的客卿驺衍,淳于髡等人,也都受过他的邀请。尤对驺衍的莅临,曾经亲自到郊外去欢迎他,很隆重地待以上宾之礼。他是受到商鞅这一件事的,很想找到一个振作图强的能臣,来恢复他父祖的光荣局面,甚至能进而窥图霸业。

  孟子的民本思想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一是者挥霍,的权,以至于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途有饿殍而不知发。二是强调的权,必须首先不饥不寒,养生丧死无憾;否则无异于率兽而食人的。三是强调者首先必须获得,并进而提出民为贵,次之的观念,把民本思想到一个相当自觉的境。

  孟子说: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诸侯危,则变置。即成,粢盛既洁,祭祀以时,然而旱干水溢,则变置。这里所说,实际涉及到了君王、、的关系。照孟子的说法,在的结构中,有民、天子、诸侯、大夫几个方面。是祭祀古神土神之处,如果以洁净的供品按时祭祀,却仍不能免去水旱灾害,就应该变置它。是一个的象征。这实际是说,一个不能起到它应起的作用,就可以改变它。一个人得到诸侯的喜欢,就可以做大夫。一个人得到天子的喜欢,就可以做诸侯。在这层层结构中,天子具有最高的地位。但是他只有得到,才能做天子。如果天子失去了,才能做天子。如果天子失去了,也就做不成天子了。

  孟子几次谈到汤伐桀、武伐纣的问题。桀、纣,施行,受到了的反对,虽然他们居于君位,但实际上失去了做天子的资格,最后被汤武所灭。而汤、武能救民于水火,所以受到的。在的支持下,他们取得了天下。可见,在孟子看来,的更迭,君王的易位,都取决于的态度。在的结构中,是基础和前提,甚至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君和民相比,民的作用更为重要些。

  孟子从桀、纣的历史经验中了天下得失的根本原因: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孟子·离娄上》)天下之得失在于能否得民,而能否得民又在于能否得到,即能否得到实意的。桀、纣之失民,实际是失去了。反之,汤、武无敌于天下,就在于四海之内皆举首而望之,了天下。战国时期,战争是最重要的活动。决定战争胜负的最重要条件是什么,这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孟子把战争胜负的因素归结为三个:天时、地利、人和。所谓人和,指内部团结,所向。孟子认为,在这三个因素中,最重要的是人和: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孟子·公孙丑下》)人和即是有道有道也就有了胜利之本: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孟子·公孙丑下》)孟子把战争分为和非两类。他认为,的一方必胜,非义的一方必败,其基本原因是前者了,后者了。所以,是决定战争胜负的最重要因素。

  春秋战国时期,尚贤之风逐渐兴起。孔子曾主张举贤才,(《论语·子》)但是孔子的主导思想是亲亲原则。孟子也要求尚贤,他认为贵德而尊士,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孟子·公孙丑上》)是实行仁政的重要措施之一。他又说国贤进君,如不得已,将使卑逾尊,疏逾戚。……(《梁惠王下》)就是说,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打破尊卑亲疏的界限对贤才破格使用。孟子举贤的下限是士。士和庶人尽管都可以说是民,但他们的地位是不同的。前者属于阶级的一层,庶人是被阶级的一层。但是孟子毕竟主张向中的一部分人,这显然是对亲亲制度的一个。孟子还主张君王广泛地听取各阶层的意见。他说:国君进贤,……左右皆曰贤,然后察之;见贤焉,然后用之。左右皆曰不可,勿听;诸大夫皆曰不可,勿听;国人皆曰不可,然后察之;见不可焉,然后去之。左右皆曰可杀,勿听;诸大夫皆曰可杀,勿听;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察之;见可杀焉,然后杀之。(《孟子·梁惠王下》)进贤、任免和处置人都是比较重要的政事,孟子认为,对这样的问题,不能只听左右亲近和诸大夫的意见,还要听取国人的意见,并且还应该把国人的意见当作基本的依据。这个观念,显然包容有性的因素。

  我们可以把孟子的民本思想概括为三个方面:重、申、限君权。那么孟本思想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孟子思想体系的核心是。孟子要求行仁政,讲民本,其落脚点均在于,几乎在他的每一条重要论证中,都明确归结于此:养生丧死无憾,之始也;黎民不饥不寒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梁惠天下》)称王于天下,实现,是孟子理论的基本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孟子所提倡的手段,不是力,而是德,不是通过战争的征伐,而是通过施行仁政以争取。孟子说:以德行仁者王,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公孙丑上》)。只要行仁政,从而使天下之民中心悦而诚服,就会使天下之民自然归顺而成王。所以,孟子反复仁政,就是要求以仁德为手段而成就王业。然而,要使当时的者们施行仁政,就必须使他们充分认识民的重要地位与作用,唯此,他们才可能接受孟子的仁政说,或进而稍有自觉地推行仁政。正是基于这一要求,孟子才如此不遗余力地重民、贵民等民本思想。民本、仁政、,三者的关系是:民本思想是施行仁政的理论基础;而推行仁政又是实现的必要手段;此三者的基点或核心是在于王,而不在于民。通过民本以施行仁政,又通过施行仁政以实现,这就是孟本思想的实质所在。通观《孟子》一书,孟子的民本思想的确是充分的,确实是伟大的;然而同时,它也确实是为地主阶级的服务的,它明确的隶属于孟轲之思想体系之内。

  凡是一个国家的君主,必须致力于四时农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确保粮食贮备。国家财力充足,远方的人们就能自动迁来,荒地得好,本国的就能留住。粮食富裕,人们就知道礼节;衣食丰足,人们就懂得。君主的服用合乎,六亲就可以相安无事;四维发扬,君令就可以贯彻推行。……政令所以能推行,在于;政令所以废弛,在于。怕忧劳,我便使他安乐;怕贫贱,我便使他富贵;怕危难,我便使他安定;怕,我便使他生育繁息。因为我能使安乐,他们就可以为我承受忧劳;我能使富贵,他们就可以为我受贫贱;我能使安定,他们就可以为我承担危难;我能使生育繁息,他们也就不惜为我而了。单靠刑罚不足以使真正害怕,仅凭不足以使心悦诚服。刑罚繁重而不惧,就无法推行了;多行而不服,为君者的地位就了。因此,满足上述四种的愿望,疏远的自会亲近;上述四种厌恶的事情,亲近的也会叛离。由此可知,予之于民就是取之于民 这个原则,是的法宝。

  管子的民贵君轻思想内容非常丰富,始终围绕着顺、应民情而展开,在上,崇尚德礼,惠民;在经济上,提倡节约,重民富民;在法律方面,主张严格执法以安民。《管子》的民本思想具有较强的功利性,民本思想归根结底是为君主服务的。

  孟子提出了民贵君轻的思想,说:民为贵,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他认为君主只有得到的,才能取得和保持地位,因此他主张国君要实行仁政,与民同乐。对于百姓的国君,国人可以杀。商纣王是历史上有名的,武王伐纣,他认为杀得对,说: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管子的德政思想,将国家兴废与顺逆紧密联系:,就能稳固的基础;反之,就保不住权,终要失败。

  以人为本,从根本上说,就是唯物史观,承认群众是历史前进的动力;一切依靠人,一切为了人。依靠人的力量来发展经济文化,推动进步;同时又在经济和文化发展的基础上提升人的素质,提高人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以人为本是时代的精华,是哲学思想的飞跃。以人为本,就是尊重、珍视生命,一切以群众的福祉为依归。它的核心是:以人为中心,人的,尊重和。

  历史上,从民本到人本,无数仁人志士出于本阶级的利益以及追求理想的目的,竭尽毕生精力,主张保民安民的施政之道,为民。这在中国发展史上无疑是进步思想,也是中国思想发展的萌芽。随着近代的出现,民本思想进一步成熟起来。民本思想究竟包含哪些内容呢?据史料记载,大致有以下三个方面:第一,庶民是国家主体,民贵而君轻;第二,向背决定着国家盛衰兴亡;第三,注重民生,保民安民,利民惠民。民本思想早在先秦时代即已提出,在《尚书》中记载也相当丰富,它是对神权思想的挑战和对君权的一种。春秋战国时期,极力民本思想的当推。孟子提出得者得天下,失者失天下成为后世家的座右铭。荀子则进一步发挥,他认为,民本不仅仅是为了,也关系到者自身的安危和存亡。秦末和隋末无数次农民大起义使阶级亲眼目睹了群众的伟大力量,许多有识之士对民贵君轻的民本思想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唐太李世民及其幕僚亲眼看到了农民大起义的强大威慑力量;魏徵以舟比作君,以水比作庶人(百姓),用水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的道理最高者。据此,唐初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保民安民政策,迅速消除了战乱,稳定了政局,出现了贞观之治局面。在民本思想的影响下,体恤民情,关心疾苦成为历代优秀家的共识。唐代家、思想家柳元,有力地君权神授思想,他说,君权并非神授,而是人所授。尤其是明、清时期的思想家黄羲,对封建制度进行了猛烈,提出君权存在是不得安宁的根源。古老的民本思想,对近代产生过极大影响,同时又有很大的历史局限性,它没有超越剥削阶级广大的框架,民贵君轻并非目的,而是的手段。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的学说继承了传统民本思想,同时又远远超越和发展了这一思想,但也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

原文标题: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曰:民为贵次之君为 网址:http://www.iamlze.cn/caijingpindao/2020/0515/1084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